记忆中的那个人_宜春在线_江西新闻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共中央关于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...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江西新闻网 > 宜春在线 >

记忆中的那个人

时间:2018-04-29 18:52来源:王媛媛    九块九官网 点击:
未完成交响曲,但总有一个人,我也就信了,因为我知道,来了——你一个人,这后院便不只有我一个人,仿佛我们在玩一场游戏,而我只是等候他慢慢转过弯时与我的相视一笑,心中拥有了一片更
      卢紫妍

  或许很多人都觉得童年是人一生中最纯真、最美好的时光。而我曾不止一次地认为,自己的童年是一个生了锈落了灰的八音盒,自己没有听过却一度断定是喑哑的沙沙声。但总有一个人,不停地说,“可好听了。”一遍又一遍。说得多了,我也就信了。

  年少时,喜欢去爷爷家,那几乎是我除学校外唯一的去处。在油菜花开满田地的时候,我跳着穿过那条田间小路,摘一朵路旁极漂亮的小花,追一只从未见过的蝴蝶,一路过来,我的手中已捧满鲜花。还未到门口,就迫不及待地大喊:“爷爷!”因为我知道,这时一定会有一个比我还欢快的声音,唤着我的小名,像是料定来的人是我一般,“来了——你一个人?”

  “不,爸爸妈妈在后面。”而这是我一贯的回答。

  在我的记忆中,爷爷似乎是一直拄着拐杖的。拐杖将他的活动范围圈在那间小小的屋子里。我们是圈外人,所以我们来时,他总会格外欢欣。

  简单的寒暄后,他们便进屋。我往往会跟着进去,在得到各种点心糕点后从后门溜出,径直走向屋后的菜园。称其为菜园似乎有些不妥,因为里面栽种着好几棵柑橘树,挂着许多绿油油的橘子。我最喜欢在这玩耍,有时能盯着一朵无名的花看许久。而我无论如何也不敢踏进菜地一步,树枝上的蜘蛛网和叶片上的虫洞昭示着那些“面容狰狞”的生物的存在。

  若是晴天,这后院便不只有我一个人。爷爷会到这晒太阳,木椅摆在瓜藤下,拐杖靠在木椅旁,掌心攥着拐杖头,目光落在我身上。有时,他会问我的近况,一般是爸爸妈妈替我回答;有时,他什么也不说,静静地坐着,看着柑橘树,又像是看着我。直到我尝试把一个青橘子摘下,他才笑道:“小心手!还没熟呢。”

  每到饭点,我是绝对不会准时出现在餐桌上的。有时候是奶奶,但大部分时候是爷爷,拄着他的拐杖,一步一步地走向后院。我早早听到了“风声”,悄悄地沿着泥间小路绕回前门,仿佛我们在玩一场游戏,而我只是等候他慢慢转过弯时与我的相视一笑,和那藏不住笑意的话语:“原来你在这,快进去吃饭。”我多半是笑着应了,快速窜进门。

  这是年少为数不多的欢喜。

  后来我步入青少年,心中拥有了一片更广阔的世界。爷爷奶奶也搬入了离市区更近的楼房里。那里没有菜地,也没有乡间泥土芬芳的气息。

  我渐渐长大成熟,爷爷却越来越“年轻”了,时常回想起以前的事、以前的人,好像他从未老去。

  偶尔,我跟着父母去看望他时,他一直躺在阳台的摇椅上,移动一步都带着异常的艰辛。

  “爷爷!”我叫道,可一列火车刚好行驶过铁道,埋没了我的尾音。此时他正靠在摇椅上,全身包裹着厚实的棉衣棉裤,仿佛仍抵御不住冬日的严寒,又盖了一层薄毯。阳光透过窗口的玻璃,轻柔地抚摸那被岁月划下一道道沟壑的脸颊。我以为他定是睡着了,几次唤他都没有回应,脚尖刚沾染了一缕阳光时,我定住了——他并没有睡,双目平静地注视着前方,透过玻璃,透过层层楼房,穿越了往昔所有流光岁月。

 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却没发现什么特别,一种怅然若失的苦涩感弥漫了内心。我隐隐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消逝,随着那渐行渐远的火车,随着那越来越暗的阳光,我竭力想抓住,却捞了个空。我只能看着岁月的尾巴滑过,它带去的是一代人的青春,但它也带来了一代人的成长。

  “来了——”这是喜悦的,但藏匿不住疲惫的嗓音。良久,他才看见我,露出孩童般的笑容。好在他没有将我忘记,唤着我的小名,一如往昔。索性,抛诸一切杂念,过去无法返回,未来遥不可及,我们谈笑,话家常,他问,我答,我渐渐忘却了方才的不适。于是我也便再没了机会问他,在那个阳光和煦的下午,他朝远处张望,到底看到了什么。

  如今,又到了油菜花开遍天际的季节。重回故地,屋舍依旧,青草依旧,却终不似少年游。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热点内容